工业设计┃工业设计教育的观念变革(一)

《放大的设计》第一部分——设计思维观念的蔓延

2021-01-16   

三十年前我们的老师从德国、日本陆续留学归来,引进现代工业设计理论,在中央工艺美院、江南大学等院校成立工业设计专业,传递设计知识。那个年代社会对工业设计基本上没有认知,院校走在社会的前沿并起到引领和推动作用,老师们也充满激情,勇往直前胸怀设计改变世界的宏伟愿望。

最近十年,设计行业飞速发展,设计公司、企业、政府对于设计的认识水平不断提升,关注的重心从院校转向政、产、学、研、商、金六个重要部分,政府主导的现象突显出来,大兴土木、大干快上的作风又回来了。在此时院校的作用反而被忽略了,短时间内这没有问题,如果把时间轴拉长核心问题则是教育观念问题。因为设计的问题不是基础设施创意园区的建设,也不是施肥浇水拔苗助长的政策刺激,而是我们的设计师的 DNA 的问题,基因的好坏决定成长的方向。

从现象来看工业设计教育存在如下问题:长期以来工业设计是服务型教育,设计师缺乏对市场的真正感悟,难以驾驭复杂问题。要从设计服务业变成设计产业,建立主体认识观念是首要问题;同时需要理解技术的发展趋势,寻找技术与设计结合的中间点,事实上真正成功的商业设计大都需要技术的支撑;充分理解好设计”的评价标准,充分意识到不同类型的企业,不同行业,不同市场对好设计的认同标准是不同的,要在变化的标准之间寻找恰当的方案;理解商业规律,跟商业规律背离的设计难以取得好的市场表现,工业设计是塑造竞争力的重要手段;强调实验性,真实的触摸产品,借助现代技术用更高效的方法来推进产品开发进程;设计是一种思维方法,它不仅作用于产品,更作用于机制的设计,社会资源再配置的设计,商业模型的设计,不应该把设计思维的对象人为局限了。

 

1.16.3.png


设计专业需要教材吗?

其实在这个问题上我最近二年走向了自己的反面。前几年我跟大多数人一样,认为设计专业的学生是不需要教材的,设计的课堂应该是老师自由发挥的空间,我的课堂也是讲述我个人的案例、经验和体会,设计训练按照专业设计公司的训练方法。可是如果将这种方式标准化那么问题来了:我们只拥有不到 10% 的富有实践经验的设计老师,那仅有的 10% 也由于对体制的不适应和不想适应而逐渐流失,既没经验又没标准就是大学课堂的现状。我另外的纠结是个人经验可以取代普遍经验吗?过于放大个人经验有机会变成另外一种形式的说教,存在更多不确定性的风险。

全国有超过 500 所院校开设工业设计专业,不同城市的认知水平差异巨大,出版社的编辑反应他们的主要教材都卖往内地,因为老师水平有限而学生较多,教材可以辅助教学。从另外的角度来看,这并不是坏事,因为至少它可以传递设计意识。综上所述,我的观点是设计专业需要教材,只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材?我们最需要一本系统理解设计并激发设计热情的书!

我看到的大学四年往往是这样的:第一年,军训,基础绘画,文化课,对自己专业的迷惑;第二年,软件工具,设计基础知识,散漫的生活,老师众说纷纭,再次迷惑;第三年,专业课,竞赛,部分觉醒,大部分开始丧失信心;第四年,半年散漫的课程,旷课,实习,改行!整个过程如果用一个关键词来概括就是断裂”,各个知识系统缺乏有效的梳理,学生到毕业也没有理解设计问题的全貌。如果每个班有 3-5 名学生能继续从事工业设计的工作而被拿来宣传的话,我想那根本不是教育的结果,他们天生就可以成为设计师的。

我们需要一本可以概括设计全貌的书,它有良好的阅读体验,是被设计过的,读过以后可以激发对设计的热情。它系统的介绍设计如何从一个概念到真实的产品,学习设计应该具备哪些知识系统,设计与商业与其它学科的关系是什么。业界具有哪些惯用的设计方法,苹果为什么会打败诺基亚,欧洲的思维方式和日本和中国有何不同?这本书会引发你的思考,我想象的是这本书类似《苏菲的世界》,又似张绮曼老师那本环艺宝典。

 


节选自木马设计创始人——丁伟《放大的设计》一书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