工业设计┃设计立县计划——新观念引领下的创新实践(一)

《放大的设计》第二部分——设计立县十大模式 — 新观念引领下的创新实践

2021-01-19   

        设计思维驱动社会变革在新的时代背景下具有广泛的意义,新观念引领下的创新实践突破商业和产品的概念,而面向更为广阔的社会经济领域。“设计立县”计划就是重塑社会资源,寻求变革的重要尝试,虽然这个过程极其困难,在企业观念、政府态度、商业路径等方面都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,但我们依然相信,就像所有历史革新所面临的困境和机遇一样,总

是会波浪上升,最终朝向正确的方向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随着近几年上海设计产业发展逐步壮大,设计师和设计企业都希望能在为企业提供设计服务的同时,打造自主设计品牌。但在打造过程中发现困难重重,过去的设计服务是嫁接在非常成熟生产和销售体系中,企业和设计师都是依附于大企业。但在打造自主产品时,需要和产业链接,需要打通销售关系,设计师不再仅仅是设计师,也是设计经营者,后端产品转化过程难度非常之大,往往缺乏足够资源的设计师都无法成功转化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而在另外一端,传统产业希望与现代技术和设计进行对接,提升产品的附加价值。江苏扬州市的宝应县科技局意识到其县水晶、玻璃、乱针绣和教玩具四大传统产业由于缺乏创新,导致企业生存状态不佳。只有设计创新才能摆脱一直处于产业链的底端的现状,摆脱只是作为廉价劳动力存在的尴尬局面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样双方面需求的背景下,形成了设计立县计划:希望借助部分政府和民间力量,推动上海设计为传统制造业服务,同时也希望将设计师作品转化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自主品牌产品。设计立县计划是由政府介入推动,企业与设计师主导的服务与转换计划。本章节重点阐述设计立县计划产生的背景、模式、案例、经验和对广大区域经济的意义。设计思维将不仅作用于产品,更作用于产业,通过社会资源再配置的顶层设计,修建一条创意高速公路,联结需求双方,放大设计价值。


1.19-1.png


设计立县模式的产生是一个偶然 

        最早我们应宝应县政府的邀请到当地去看看,政府希望我们能设计一点产品帮助地方企业到广交会上争取定单。在考察完四大产业之后我们感触很深,在回来的路上跟华东理工大学程建新教授都心潮澎湃,我说能否推出一个设计下乡”计划,探索一条相对落后地区的传统产业创新推进模式。程教授眼前一亮,认为概念很好,但“下乡”的“下”字缺乏朝气,不如改为“立”字,有主动、兴旺之意,同时“县”在中国的历史上都是最重要的经济体单位,县域文化具有连续性和稳定性的特点,可以叫“设计立县”计划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“设计立县”计划的概念产生之后接下来是推进机制的设计,执行方案的优劣决定最终能够走多远。首先面对的问题是:中小传统制造业通常规模较小,迫切需要创新但是无法承担高昂的研发成本;对于创新的过程和机制缺乏基本的认识,需要进行观念的普及;对于创新的风险和价值缺乏客观认识,容易走向二个极端。在认真调研和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“设计立县”模式需要改变传统的企业对设计机构的两方合作模式,在早期需要地方政府的介入,推进整个计划的进程,“设计立县”计划的框架就此产生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最早的设计团队主要由来自华东理工大学本科和研究生群体、木马设计的设计师和其他职业设计师组成。超过 60 人的设计团队为宝应县的 4 大产业提供有力的设计支持。宝应县科技局提供“设计立县计划”启动资金,大学对生产企业调研排摸,政府启动资金提供给大学,支付最基本的设计成本,大学根据企业实际情况,组织设计师为企业(手工作坊)提供优秀产品设计,产品进入市场后,收益三方分成。


1.19-2.png


回到顶部